第六十二章 雷雨-以鹅传鹅

<textarea class="lxnym"></textarea>
w88,com > 笼中雁 > 第六十二章 雷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二章 雷雨

        乌云不声不响地遮住了灼目的日光,天突然沉了下来。獾猪在灌木丛间窜动,发出阵阵皮毛与枯叶的擦响。
       景聆沉默地看着满脸傲气的于昊,思忖少顷后终于开了口:“三王子既然说这件事与你们满丘没有关系,那三王子又是如何得知夏侯烈将军与朝廷命案扯上了关系?难道,三王子对大魏内政就如此关心?”
       于昊顿了顿,暧昧地笑道:“小美人想套我的话啊。这样,你嫁来我们满丘,我什么都告诉你。”
       景聆不屑的目光从于昊身上一闪而过,她冷声道:“既然三王子不愿意说,那我们就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了,我要过去,三王子挡住我的路了。”
       “啧,脾气真辣。”于昊摇着头,依旧没有要起身的意思,“小美人,就算我让你过去了也没有用,魏国败局已定,你倒不如与我一起回满丘,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景聆紧抿着发白的唇,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里像是蕴藏着千年寒冰,抬眼间却又恰好对上于昊目光里的热情似火。
       原本景聆只是不确定千州是不是发生了意外,于昊的回答却是证实了她心中的想法。
       那折柳离开了这么久却没有返回,她去了哪里?
       二人无声地对峙着,忽然,山南麓的飞鸟像是受了惊从枝桠间掠过。
       景聆微微垂下了眸,像是在确认着什么。
       她突然露出一抹笑,道:“败局已定,三王子当真如此确定吗?”
       于昊也从景聆的笑意中到不对劲,“什么意思?”
       景聆淡笑着抬起下巴,指着耳朵道:“那三王子好好听听,你背后是什么声音。”
       于昊眼眸微眯,顿时聚精会神,他隐约能听见,在不远处,有阵阵马蹄飞奔的声音,而且凭他的经验,这一路人马并不少。
       难道……是千州发兵了?
       于昊的神色顿时一沉,松懈的身体骤然紧张起来,他转身朝后望去,远远地仿佛看见了山路上的旌旗,只是隔得较远,他看不清上面写了什么字。
       景聆看着他笑意更甚,“援军即刻便到,三王子难道还想继续与我在这里僵持下去?三王子难道不管自家兵马的死活了吗?”
       于昊神色严肃地看了看景聆又看了看越来越接近的旌旗,手里便开始牵起了缰绳,他回头笑道:“看来今天并不是相遇的好时机,小美人,我们回见。”
       话音刚落,于昊便勒紧了缰绳,顶着阴沉沉的天一路疾驰返回嶆城。
       景聆用余光观察着于昊离去的背影,直到确定身后的马蹄声越来越远,景聆才面向前方。
       事实上,她自己刚才也不知道从南边传来的马蹄声究竟是不是大魏的援军,只是这马蹄声来得巧,她正好可以利用这阵马蹄声调开于昊。
       景聆长长地舒出一口气,把缰绳挽入手中,此时从南边赶来的军队恰好从转角处冲了出来。
       举在军队上方的旌旗上写着的,正是“夏侯”二字,可行在队伍最前头的,显然不是夏侯烈。
       为首的少年看见景聆当即举起了手,示意军队停下,他拉了拉缰绳,取下头盔,抹了把额头上的汗,喘着气朝景聆一笑:“景聆。”
       景聆在看清来者的全貌后又惊又喜,“夏侯铮?”
       夏侯铮驾着马走到景聆身侧,“是我,嶆城情况如何了?”
       “不太好。”景聆摇着头道:“不过幸好你们即使赶来了,可我听说你父亲如今身陷朝廷命案,你这兵是……”
       “提到这老头子就烦。”夏侯铮咂嘴道,他侧着身子,指了指折柳说:“今早折柳姐姐就到了千州,可千州却碍于命案出不了兵,我们便去了夏州,这些都是找了夏州府的折冲都尉杨骁借来的兵。”
       “原来如此。”景聆恍然,难怪折柳这一路去了这么久,“嶆城如今战局紧急,事不宜迟,咱们赶快去城外支援。”
       闷雷滚滚,黑云密布,天边电光闪烁,昭示着一场大雨即将倾泻而至。
       时诩率军冲入敌阵,大魏军阵他早已烂熟于心,即使是有精通于奇门遁甲之术的高人通过调度,使这阵法看上去更加适合于满丘人,可此阵法的内核始终未变。
       蒙尔度始终背对着时诩,时诩几次用余光观察着他,心中隐隐觉得眼熟。
       他究竟是谁?
       时诩不知疲惫地挥舞着坠月刀,汗水与血渍凝结在一起,后背被刺伤的伤口中又痛又痒。
       扑面而来的敌军被时诩尽数斩杀,他在离那辆战车越来越近。
       狂风大作,扫起地面的扬尘;本就摇摇欲坠的山间枯叶如飞蛾一般从两边的山峦上朝中间汇聚。
       沉重而稳健的马蹄将枯叶踩碎,坠月刀在空中横扫,锋利的刀刃在空中将一片枯叶从中切割,而后刀刃又迅速地落在了满丘军的脖颈上。
       血液喷洒声在时诩的耳畔响起,时诩调转马头狠勒缰绳,赤霜发出一声尖锐的嘶鸣,它猛然掀踢,在几个满丘人惊恐的神色中,从他们的头顶越过,时诩霎时冲到了战车之后。
       时诩发出一声嗤笑,挥刀便朝着蒙尔度背后砍去,蒙尔度下巴微偏,长剑便从腰间拔出,从身后挡住了坠月的刀刃。
       时诩脸上的笑意一凝,道:“你究竟是谁?”
       蒙尔度剑锋一转撬开了坠月,随即转过身来。
       时诩收拢坠月,正想再朝蒙尔度砍去,却在看清蒙尔度那张双颊带血的面容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这张脸,时诩太熟悉了。
       “二公子,别来无恙。”蒙尔度双目无神,惨白的唇瓣微微开合,许是舒宇那支箭的缘故,蒙尔度说起话来有些模糊。
       时诩睁圆了双眼,一道紫白的闪电从天边霎时劈落。
       “怎么会是你?王度……”时诩声线虚浮,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你不是……你当年不是与我父亲一起死在了战场上了吗,你怎么会成为于昊的军师?”
       时诩的脑中混乱极了,父亲战死后的每一幕都开始在他的脑海中涌现,包括去年景聆在酒楼中与自己说的那番话,自己长久以来埋藏在心底的怀疑。这都如同一颗种子一般破土而出,事情的真相都指向了眼前的王度。
       他曾经是时取手下的一位幕僚,时取对他信任有加,甚至连吃喝这一类的小事都会由他经手。
       王度淡漠的目光在少年惊愕的脸上逡巡,他苦涩地笑道:“如二公子所见,我的近况,就是如此。”
       “你……”时诩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潮湿的血气,“你不是会通敌叛国的人。”
       王度静默地看着时诩,双腮上被刺穿的伤口还朝外冒着鲜红的血。他虽面无表情,可时诩却能从王度的眉宇间察觉到哀伤的情思,就仿佛这一切都另有苦衷。
       “轰隆——”
       蓄谋已久的雷声惊天动地,冰凉的雨从灰黑的天空洒落,仿佛能浇灭战场上的火热。
       一匹青骢马突然从城门南边窜出,声势浩大的重蹄声紧跟在他的身后袭来,仿佛能将战场淹没。
       于昊一路疾驰,额前的碎发都随风吹到了后面,他一边喊道:“快撤兵!撤回霄城去!”
       战场上打得火热的满丘士兵闻声顿时慌了阵脚,纷纷朝后闪退。
       于昊一人冲到了战场的最后面,一眼便看见王度身前正站着时诩,他又喊道:“保护好军师!保护好军师啊!”
       雨越下越大,夏侯铮带领的夏州府兵亦如猛虎下山直直冲入嶆城,满丘军了无斗志,而一直苦战在此的嶆城军在见到援军后士气顿时被点燃,所到之处,刀刀见血。
       眼见满丘军大势已去,王度也轻摇着头叹息。
       王度看向时诩,双眼跟睁不开一样微垂着。
       他抬平双手,淡淡道:“当年大帅待我恩重如山,我这辈子算是还不尽大帅的恩情了。这几年来我苟活于世,便是为了能见二公子这一面,二公子带我走吧。”
       时诩定定地看着王度,妄想从他这张不起波澜的脸上看出点什么,可王度愁容满面,只是将双手朝时诩的方向递了递。
       湿冷的雨水从时诩的额角滑至下颚,他倒抽着冷气,心底一沉便抓住了王度的手腕,转身便将他从马车上拽了下来。
       雨势愈小,战场上的硝烟渐渐消退。
       王度被城中的大夫处理完了伤口,时诩便将他关进了柴房。
       在时诩离开平城后,孙秉元便带人前往文妃峰查看许蒙的那一路兵马,眼下,孙秉元部已将文妃峰中死伤的兵卒带回了嶆城。
       张易跟在拖车后面一瘸一拐地进了军营,血与灰沾了满脸,喉间不断咳嗽。
       张易抓着走廊外的木柱,拖着无力的腿看向时诩,“大帅……”
       时诩原本正听着孙秉元禀报文妃峰的死伤人数,听见张易细若游丝的声音蓦然转身。
       “张参军!”时诩快步跑向张易,双手扶住了张易。
       张易迟钝地看向时诩,缓缓挪动着右手搭在了时诩的手臂上,眸中眼泪直冒,“大帅,许蒙将军的尸身……找回来了吗?”
       时诩微微皱眉,在喉中吞咽着,说:“找回来了,只是,缺了头颅。”
       “呜啊——”张易的膝盖突然就软了下去,他紧抓着时诩的手臂哭喊道:“都怪我啊,都怪我啊!是我没有拦住许将军,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zcglx.top。

乌反对派领导人梅德韦丘克被移交至俄方!俄方曾表示:他与俄罗斯无任何后台关系,用亚速钢铁厂被俘乌军交换几乎不可能。
香港保安局步操大汇演周六举行,各纪律部队将同场表演中式步操。
我为群众办实事丨国网邵阳供电公司电力护航秋收。
江苏银行杭州分行圆满举办上市公司沙龙暨综合金融服务方案推介会。
青海成功救护一只老年荒漠猫将定居西宁野生动物园。
今日涨跌停股分析:40只涨停股,8只跌停股,钛白粉概念、民爆概念等板块拉升,利仁科技(核准制次新股概念)5连板。
涵盖陆海空三军!也门胡塞武装举行大规模阅兵式。
/拳镇诸天武侠/追风者野/防务官她没空谈恋爱[星际]/莫比巫师/王八蛋,你骗我(伪装者同人)/boluo。
/笙笙过客/睡意难浅/纯情总裁休想逃/一叶倾铃/透视医圣/轩辕疯狂。
/我重生成了仙丹/青玉飞刀 ?推门听课?活动,检验了教师们的业务能力,而且激励着教师们潜心研究教学,努力提高课堂教学效率。
有的腼腆笑容,有的小声小语,有的搂着肩膀,有的活泼乱跳等找到采访对象进行采访,很快的融入活动。
(一)笼中雁师生及家长近期非必要不前往国内中高风险地区和有阳性检测病例报告的地区,如确需前往,要按照教职工向校长,学生向班主任报备的原则,履行请假手续,并做好个人防护工作,从国内中高风险地区和有阳性检测病例报告的地区旅居返回目的地后,应及时主动向当地所在社区(村组)、单位、入住酒店报告,并配合我县疫情防控应急指挥部落实相关防控措施。
此次出游,大家把?惠利学堂?搬到了校园以外,掌握了课堂和校园里无法学到的知识和才能,寓教于游;体验了课堂和校园里无法得到的经历,感悟到课堂和校园里无法拥有的人生感悟。
2.科学佩戴口罩。
老同志是学校的宝贵财富和重要资源,为学校的建设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是永远值得尊重和敬爱的。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